第十章 起名(1 / 4)

如意从荷包中,又掏出了两锭金子,递到了珈蓝的手中。

珈蓝连连谢恩:“谢五公主赏赐。”

如意转身,朝着宁元的背影追去。

见人走了,珈蓝从地上爬起来,小心的打量了一圈,见没人看见,连忙将金子藏进衣服里。

这附近本就是荒僻的,珈蓝跑了没几步,就回到了一个用竹子围了篱笆的小院子外,这小院里里外外也就只有一间屋子,清贫的简直不像皇宫里会有的。

珈蓝回来的时候,先是看了一眼床的位置,还没来得及开口,却见床上空无一人,急得在屋子里找了一圈,才在角落的桌子旁看见了他家主子。

“主子,您怎么下床了。”

叶明秋轻轻咳了一声,正欲拿起茶壶,就被一旁的珈蓝给抢了下来。

“我来。”

叶明秋无力的坐回去,声音沙哑的询问:“你去哪了?”

珈蓝倒了一杯白水递到叶明秋的手上,面带喜色的从怀里掏出了那两锭金子,感慨的回道:

“主子,奴才遇见当初给奴才买药钱的五公主了,我们在这宫里受尽了磋磨,不曾想,还是有好人的。”

叶明秋的眼眸落在那金子上,越发深暗,他讥讽的扯起一抹笑。

“始作俑者。”

刚一说完,他就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珈蓝不敢多说,只得去给叶明秋顺气。

“主子,你的病还没好利索呢,还是再睡一会吧。”

叶明秋被他扶着,一边咳的颤抖,一边朝着床边走去,陈旧的衣料下,少年抽条的脊背瘦的几乎没有二两肉。

珈蓝服侍了叶明秋睡去,慢悠悠的回到桌边,看着桌边的两锭金子,又想起叶明秋的话,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而宁元这头,也终于抱着小狸猫回到了舞阳宫,她直奔自己的卧房,将小狸猫轻轻放在了桌子上,随后吩咐一旁的如意。

“快去请太医。”

如意应声:“是。”

容妃刚一到门口,冷不丁的听见这一声,心都悬了起来,拦下往外走的如意,焦急询问:“公主怎么了?请太医做什么?”

如意给她行礼,垂头答道:“回娘娘,公主没事,是公主捡回来一条小狸猫,受了伤,公主才叫奴婢去请太医的。”

容妃一听,松了口气,摆摆手示意如意去吧,随后迈开步子朝着内殿走去。

“怎么没直接去你父皇那,反而捡了只小狸猫回来。”

宁元坐在椅子上看她:“母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