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回忆3(1 / 5)

君慕闻言,哈哈大笑,更卖力的揉向辛的头发,似乎觉得不够,又捏了捏向辛的脸蛋。

他本以为向辛是怕钱被花光,没想到向辛却是在担心钱不够给院长治病。

向辛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,揉起来非常舒服,揉了这么多年,君慕早已养成习惯了,而向辛也被揉习惯了。

君慕哈哈笑道:“哈哈哈哈,辛辛,你好善良。”

向辛任由那只手在脸上揉捏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不,我一点也不善良,哥哥和院长是我唯一的亲人,辛辛才不管别人怎么样呢,别人就算是烂死在垃圾堆里也跟我没关系。”

君慕对这回答很满意,他松开揉头发的手,突然想到什么,问道:“对了,为什么院长还不给你吃饭?他都用了你的银行卡了,还这样苛待你。”

向辛很奇怪的眨了眨眼睛,对君慕很正经的解释道:“哥哥,我表现不好,有惩罚是应该的。就比如你表现好,院长奖励你鸡腿吃也是应该的。”

被小老师向辛教训后,君慕撇了撇嘴,道:“说的也是,可是那钱本来就是你的,你现在就可以让他给你买些好吃的好玩的,何必在孤儿院过这苦日子。虽然说他收养了你,可他一直藏着不告诉你,还苛待你…我很不爽!”

两人原本都在小板凳上坐着,向辛坐着伸手碰不到君慕的头,于是她便站了起来,学着君慕平常的模样,伸手揉了揉君慕的头。

向辛脸上挂着笑,语气十分柔软,一如平常君慕哄着向辛那般。

“好啦~”

一年后。

曾善在夜间突然晕倒,第二天白天才人被发现,因此送往医院较晚,最终抢救无效去世。

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,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,照顾了他们这么久的院长就这样突然的离开了他们,没有一点征兆。

空荡荡的屋子里,只有一张桌台上放着曾善的遗像和骨灰盒。曾情想让曾善再看看孩子们,便把二十几个孩子们全叫了进来,因此空荡荡的屋子一下子挤满了人。

很多刚上学的孩子还不懂去世是什么意思,只知道看着周围的哥哥姐姐们跪在遗像前,便跟着跪着。

屋子里很安静,所有人都静声默哀,有些明事理的小孩已经在偷偷擦眼泪了。

只有曾情跪在最中间,沙哑的嗓子发出低泣声,断断续续。

无声哭了一会,曾情抬手擦擦眼泪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对周围的孩子说:“小朋友们,以后换我来照顾你们。哥他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这群孩子,放心吧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