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北陆大平原之战(22)(1 / 3)

于是,一幕无比惨烈的场景上演了。数百个海盗冲入十倍于他们的阿兹特兰军队中,他们的盔甲已在溃逃中丢弃殆尽,他们的气力已在突围中所剩无几,而他们面前的阿兹特兰人则如同一头头饥渴的草原狼,等待着收割人头和心脏。这两支部队相撞,就如同水滴滴入了干渴的沙漠,转瞬就被吞没、没了影子。

莫赫库几乎已是无意识地挥舞着斧头。身边的阿兹特兰人实在是太多、太密,就如同大海上的沙子,永远也扫不净、扫不完。而身边的弟兄则早已被各自冲散。他能听到海盗们重伤中的惨叫声,能听到海盗们绝望中的嘶吼声。有许多海盗在绝望之中喝下了药酒,但他们的身体却没有一个能够承受住那股野性的冲击,许多人尚未进入疯狂的状态,就已经因血脉崩裂而死,剩下的人只短暂地进入狂战士的状态一小会儿,心脏就因过度的兴奋而胀裂。

很少有人能承受住狂战士的副作用。如海斯泰因那样的人,在海盗王国的历史中屈指可数。

但莫赫库也到了不得不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了。他的眼睛已经被汗水迷住、双腿就像是灌了铅、就连斧子都已经快抬不动了。不仅如此,他的舌头已经干燥无比,迫切地需求水来止渴。

在砍翻又一个阿兹特兰人后,他冒着必死的决意,咕噜咕噜地喝下了药酒。尽管他留意着敌人的攻击,可这样大胆的动作还是让他身上多了几处伤痕。他眼前的世界很快就因药酒的效力而变得模糊,脚步也开始变得凌乱,出手更是一下子重、一下子轻。但在某个无法言喻的分叉点后,力量感涌了上来。身上的伤痛变为了兴奋的药剂,让他的身体一下子充满了精神。

他向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冲去,格挡、搏杀、啜饮飞溅的鲜血。他感到身体里有一团火在冒。他撕扯着自己的胸膛,用脑袋猛撞敌人的胸腹。在一阵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过程的惨烈厮杀过后,眼前忽然开朗,潺潺流动的河流出现在了他的正前方。他按捺不住身体的燥热,一头扑进了河流里。

然后,战场就安静了下来。这场遭遇战结束了。

阿兹特兰人喜气洋洋地回到了营地,只有艾拉坐在大帐里,阴着脸听着来自各路人马的报告。这场战役阿兹特兰人大获全胜,取得了不少战果。但由于“敌人”都是海盗王国的人马,因此收到的报告越多,艾拉就越想揍人。饶是如此,她在言语上却不能露出丝毫的不满。将士们汇报功绩,她都得挤出笑来论功行赏。

去烧船的伏兵指挥官走了过来:“报告,我们烧毁了船只十一艘,缴获二十三艘!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